超大型城中村出差记

上个月去北京出差了一周。

出差的议题是朝拜我新公司的老板,也是我 2016 年的同事。大哥现在已经官至 3-2,带了 80 人。到新公司挂在大哥下面,给大哥打打杂。

上次去北京是 2015 年,当时感觉北京还是比较发达的城市,经济活力比较强。今年重游,上班在北航,住在海淀基本最好的酒店泰富,直观感受北京已经有点衰弱。但是单看 GDP 数据,却完全没有任何衰弱的意思,所以也有可能是国进民退,仅仅是民间经济的衰弱。

一周的时间,除了熟悉新团队,对齐接下来的规划,最开心的事当然还是见朋友啦。除了 3-2 的老同事 + 大哥,还见了一个关系很好的交易所的大客户经理、一个关系很好的一起投机的好基友、一个在网易认识的关系很好的 HR、一个在阿里认识的关系很好的 BI(两次)。最后一天还去了趟姥姥家,见了姥姥和两位舅舅、两位舅妈、表妹表弟。

见朋友、家人最核心就是吃饭啦,算上团建,7天下了7次馆子,每次都难吃的 1p。本来觉得杭州吃的够难吃了,没想到此刻竟然有点怀念杭州。

米其林方面:北京有两个米3,一个京兆尹,yue 了系列餐厅;另一个新荣记,是家台州菜。众所周知新荣记的总店临海店就在杭州边上 3 小时车程。所以尽管总计十星的新荣记实至名归,但是,它是毕竟江浙菜系。。。

当地特产方面:涮锅,芝麻酱豆腐乳,蘸各种肉,偶尔会涮点臭味重的下水,吃个炒肝豆汁的,是继承自晚清至民国时期底层人民的习惯;烤鸭,和你在任何一个城市吃的烤鸭不会有什么区别;点心,稻香村,36一斤,绝对能让你吃饱的那种,但是也绝对和精致不会有半点关系;奶茶,铺天盖地的蜜雪冰城,全服客单价最低的奶茶。

餐厅环境方面:和江浙乡下餐厅差不多,和江浙县城的餐厅比是绝对比不了的,更不用说上海、杭州、宁波等常规市区的餐厅。

城建

地处三环的北航,在知春路和西土城路交叉口,一条街上全国前20的医院就有两家,周围店子基本都是城中村水平。骑着青🍊自行车溜达在三环,如果周围看不到写字楼,我还真就以为身在城中村。

交通

公路已经非常落后。北航到西二旗有一条必经之路,双向四车道,无绿化带,旁边四十年以上房龄的平房,还没拆迁,路也不能再拓宽了,从晚8点堵到晚10点。我问滴滴司机,这么重要的路怎么只有双向四车道?司机大哥说,也不一直是这样,你再坚持一下,嘿嘿,等会就变成双向两车道。。。两车道。。。两车道。。。

市区处处可见的 90 年代的人肉走天桥的过时设计,估计也没钱改造。

路面的车普遍还是比较挫的,BBA占有量比上海杭州少不少,而且车龄普遍比较老。这并不代表说人们一定穷,更多应该是这个城市的新贵们搞不到油牌,而有油牌的老人们又没钱。这里为了验证直观感受是否客观,查了一下数据又没有查到准确数据。。。只查到一个2020年BBA新增交强险 / 存量机动车,粗略算是BBA占比的导数(分子求导,分母变化小强行忽略),这个导数的值,北京是 0.01736406,上海是 0.02118747,杭州是 0.02696521,侧面反应城市的经济增速,北方是要落后于南方的。

骑私家自行车的人数量绝对的多。在上海有一辆自行车,很可能是喜欢自行车,而北京可能是因为喜欢,更可能是因为没四轮车牌照。

毕竟上海的车牌是可以进入二级市场的,虽然不是很自由,但有了流转途径总比没有强啊。

追求平均、以及由此产生的对限价的朴素渴望,造成了大家都没得用。看看疫情爆发初期,淘宝口罩限价,多少人买不到口罩?产品经理一个决策,远在外省甚至大洋对面就会有人因为缺少口罩而丧命。同样的,北京的官老爷一个决策,就要有人调研买哪个碳纤维车架,哪个飞轮、哪个变速器了。

叠加北京自行车道路况较差。查了一下数据,北京2020年每月交通死亡人数在100出头,而杭州是 20 到 30 之间,上海甚至更低,不到 20。交通死亡这一项,北京一个月就可以完成上海半年 ”KPI“。

城市治理

高度集中的政治资源阻碍了经济发展:

  1. 去的时候四环交通管制,让我从四环到五环多走了一个来回,本来40分钟的路走了90分钟;
  2. 周四鸟巢附近又因为党妈生日,放烟花,本来就堵,叠加交通管制,就更堵了;
  3. 随处可见的大干部:第一天公司楼下就停了一辆 AV6 开头不知道哪个部委的车;集团想买楼,找到区政府协调,看中的楼上租了一个部门,部门比区政府级别高,协调不动,这事就没下文了。。

政府低下的治理能力:

  1. 前几年发生过清退低端人口这种毫无经济常识的荒谬的事情;
  2. 近几年发生过家长举报课后培训班这种毫无经济常识的荒谬的事情,家长一有事就去教育部举报,还不是教育局,并且教育局还贼听话。然后从这开始全国就刮起了教育平均化的脑残风。

表弟倒是很争气,周六从后海旁边自己坐地铁到海淀上的补习班。你们全服傻逼,我智商在线。

气候

我要说的不是沙尘暴这种小问题。
纬度高,冬天寒冷,路面结冰积雪,白天短黑夜长,这些才是阻碍经济活动的最大问题。
北京的位置差不多在 0-20℃ 等温线的最北侧,并不是特别适合工业发展。而且这一点毫无改进办法,毕竟你中南海再牛逼,也不可能改变地球自转的倾角。
对其他任何稍高层次的产业的负面影响也是一样的。我不仅希望室内恒定的25℃,也希望室外尽量有更多时间处于25%。但是即使室内恒定的25℃,在北京的商业用地里(酒店、商场、写字楼),由于奇奇怪怪的管制,都很难实现。不管你去哪家酒店,哪家餐厅,哪里办公,北京的空调都是开了跟没开一个样。
节能减排、碳中和、垃圾分类,都是白左忽悠人那一套。北京看样吃屁,做到了对西方完整的去其精华取其糟粕,此乃洋务运动复刻版。

亚洲中心长春的衰落也不过80年,不知道北京还能撑多久。

Over

Comments